美国政府关门引国防承包商担忧

来源:未知作者:新葡亰军事资讯 日期:2020/01/05 13:58 浏览:

[据美国《航空周刊与空间技术》网站2015年1月6日报道]航宇及防务行业正经历着一次变革,将从既有范式向新范式转变,几乎每个高管、分析师、顾问甚至一部分政府官员都谈论这一点。尽管关于新范式并不清楚,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:该行业将采取自二战以来全新的方法。

[据防务新闻网2019年1月8日报道]美国政府关门进行到第18天,国防企业和行业奔走者开始担心业务中止会影响公司的现金流。去年9月,美国国会就通过了2019财年国防部拨款的法案,意味着武器装备项目能够持续推进,但还是有很多国防公司持有至今尚未获得拨款的部门的合同,如国土安全部和国家航空航天局,其中国土安全部包括海岸警卫队及海关和边境防护局。

大西洋理事会负责新兴防务挑战的研究员史蒂芬指出:“事情正在发生变化,而且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。”史蒂芬曾是克林顿执政时期的国防部负责工业事务的官员,那正是上一次防务产业变革的时期——由国防部领导和防务产业高管参与的“最后的晚餐”触发了20世纪90年代的防务产业合并浪潮。

航宇工业协会警告称,拨款延迟不仅影响到80万名联邦雇员,他们或者被解雇或者在没有薪资的情况下工作,还影响到航空航天工业部门。1月8日,航宇工业协会在一份声明中举例称:由于国务院和商务部的关闭,美国对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武器销售被迫中止;来自NASA、联邦航空管理局、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研究项目也将停滞,“延缓了改变游戏规则技术的开发”;政府与工业部门之间的会议已经被取消或推迟。航宇工业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埃里克范宁表示,政府关门持续一天,影响就会增加,恢复也会更加困难和昂贵,“需要时间让政府雇员重新投入工作之中”。

文艺复兴战略顾问公司的合作人皮埃尔曹表示新的“最后的晚餐”的时刻还未到达,但是“我们正处于的边缘”。资本阿尔法公司合伙人、防务分析师拜伦卡伦对此表示赞同。他指出“根据过去十年的情况,投资人很容易判断防务产业是一个稳定、可预见的行业。毕竟,除了诺斯罗普格鲁门分拆亨廷顿英戈尔斯和L-3分拆Engilty之外,产业的主要企业并未显著的战略变革。但是如果更为深入的分析,主要防务企业的相对位置发生了变化,很多已经不再从事该领域业务。”

政府服务和信息技术公司SAIC首席执行官托尼莫拉科1月7日告诉投资者,政府关门的影响预计将是短期的,主要影响来自NASA、联邦航空管理局和农业部。莫拉克具体描述了政府关门对SAIC和Engility公司的影响,后者今年将与前者合并,“对收入和潜在应收账款的影响是平缓的,持续时间短的话公司就能够恢复”。但SAIC首席财务官查理马西斯表示,政府已经延迟向这两家公司支付约4000万至5000万美元,如果在一周内得不到解决将影响公司的现金流目标,该公司财年的截止日期是1月31号。此外,如果政府关门多持续一周,就给公司带来1000万美元现金流冲击,而关门延长的可能性正越来越大。

商业航空也正面临类似的态势。从表面上,以现有的产量而言,记录客机订单量已排到8年以后,并似乎还有望增长。但是2014年阿联酋和其他国家取消订单引发了关于产业上升周期结束的争论。与此同时,航空结构和维修领域长达数年的采购滚动投资可能达到了顶峰。

美国政府关门始于12月22日,由于特朗普与国会未就美墨边境墙预算达成一致,而使许多部门未获得拨款。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坚持不予资助,可能使政府关门时长达到历史新高,超过1995年的关门21天。国防承包商完成的工作最终都会获得支付,但需要等待比较长的时间。关门持续还会影响联邦政府的招聘通道,以及联邦雇员与承包商人员之间的平衡。联邦政府雇不来、留不住高技能人才,如果这样持续1至3年,政府就不得不更加依赖服务承包商。